寂然途鸟

我去踢球了!

喝醉的金凌



下一秒就被打断了腿(没有

在莲花坞度过的童年时光中不经意的一瞥



(//∇//)最近好多太太发凌澄的粮...太幸福了仿佛活在梦里.....

emmm
我还是不会上色👋

【零薰凛】Happy Halloween(生贺)

谢谢漠总!!👏👏👏👏

-鹤丸夫人-:

写在前面的话
*CP是@寂然途鸟 定的,因为是这个人的生贺(虽然还是写成了长篇)
*背景是万圣1
*内含部分个人对角色的理解
*OOC预定

希望各位读者用餐愉快!

第一章

羽风薰对于朔间零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实在是了解得不多。
虽然说在前不久的祭典上亲眼见证了朔间零口中的“关系好”,而且在平时也总会听到朔间零在空闲之余谈起那位弟弟,但是那个朔间零口中的“朔间凛月”与他从其他人口中听到的“朔间凛月”完全像是两个人。
羽风薰觉得他有充分的理由怀疑朔间零在提及自己的弟弟的时候加上了大概有好几百个滤镜。
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理解朔间零的想法的,毕竟他在家里是一个末子,不可能会理解所谓哥哥对弟弟的宠爱的情感。
相对而言,或许他更能明白朔间凛月的感受吧。
当然也只是或许而已,他不是朔间凛月,他也没有一个叫“朔间零”的兄长。
——虽然他并不想要这样的一个兄长就是了。
“你们两位,不要在那边打情骂俏了,快点过来练习吧~”
轻音部的空间也只有那么一点,四个人基本上是这间教室的极限了,也因为这样,就算羽风薰对“男人之间的电话”没有半点兴趣,他也能听到朔间零说的那些话。
虽然不是全部,但是对于羽风薰而言,已经足够推理出大概的事情经过了。
那位“朔间凛月”,最近状态不太好。
简单总结一下的话就是如此。
羽风薰挑挑眉,看了一眼忽悠着大神晃牙的朔间零,眼睛不自觉地转了两三圈,右手放在腰间,打断了两个人看起来很有可能逐渐走歪的聊天。
用今晚的表演转移了话题,不出意料,最先接过这个话题的人就是朔间零。
“哦呀,薰君……难得这么有干劲?善哉,善哉♪”
“不管怎么说,‘万圣节派对’是期待已久的‘S1’!”
“今天即将迎来女孩子们如同春雨的滋润,真是可喜可贺的日子~”
这种对话已经快要成为羽风薰和朔间零两个人之间的默契了,每次朔间零用“有干劲”、“积极”这种字样来形容羽风薰的时候,羽风薰也总会搬出“女孩子”这样的话来回应,虽然总是因为这样被大神晃牙称为“色情狂”,但是实际上他们两个都很清楚,有什么东西已经在变化了。
不论是羽风薰参与队伍活动的原因,还是他们两个逐渐拉进的距离。
不动声色地将大神晃牙从原来的话题拉远,羽风薰脸上依旧是那个玩世不恭的笑容,嘴里也依然是说着在大神晃牙眼里看来纯属“狡辩”的话语,游刃有余的样子反而让大神晃牙更加恼火。
这个时候,朔间零会站出来安抚叫嚣着“打败你”的大神晃牙,用一些听起来相当热血激情的话语来鼓舞他们。
就像现在这样。
似乎这也已经快要成为“UNDEAD”的日常了。
不知不觉间,他们“UNDEAD”四人也有了这种可以称为“日常”的交往了。换成以前,估计他只会喊着“被一群男人包围真是噩梦”然后夺门而出吧。
也不知道这种变化是好是坏,如果是遵从他现在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的话,他大概只会笑出来吧。
——和一群男人扎堆果然还是没办法接受,如果是这几个人的话,或许会稍微能忍耐一点也说不定。

稍微指点了一下不太懂得人情世故的阿多尼斯要怎么哄闹别扭的大神晃牙之后,自认自己已经不是什么年轻人的羽风薰自发地站在了朔间零的旁边。
似乎稍微能够理解为什么朔间零对于后辈们这么关爱了。
就他们队的两个孩子来讲,他们两个的确能称之为“可爱”了。
稚嫩、青涩,但是又相当纯粹。
和他,和朔间零,都不一样。

就算他能够理解所谓的“年长者的妙处”了,朔间零那一副大人架子依然是他讨厌的对象。
听到朔间零把他和他的弟弟相提并论的时候,羽风薰更加想打他一顿,就算打不赢,能撒撒气也是不错的。
所以说,就是因为这个态度,朔间凛月才会不想理会朔间零的吧!
活该被冷漠对待。
看吧看吧,现在连关心弟弟都只能拜托后辈帮忙,身为一个哥哥真的应该好好反省才对。

羽风薰靠在墙边,看着和大神晃牙交代各种繁琐细节的朔间零,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这是朔间家的家务事,他没有理由去插手。
更何况,虽然他们队长对上弟弟之后就会变成一个大约只有五岁的白痴兄长,但是他在各个方面都相当地让人放心。
不论是什么事情都能处理妥当,朔间零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
虽然现在的朔间零和一个垂暮之年的老年人没有什么两样了,但是不可否认,至少在梦之咲,这里就是朔间零的领域。

“好了,薰君如果有什么想说的可以说了哦。”
送走了阿多尼斯,轻音部的教室回到了难得的安静中,羽风薰只能听到他轻微的呼吸声,他看着朔间零的眼睛,那里面倒映着一个小小的他。
最终,朔间零打破了这场寂静。
“朔间怎么突然这么说呢,我对和男人谈心没有任何兴趣——特别是喜欢摆着大人架子的家伙哦。”羽风薰下意识摆出了职业性的笑容,这是他的习惯,也是绝大多数人的习惯。
被别人窥破内心想法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地隐瞒,权当无事发生的习惯。
羽风薰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
但他也没有办法改变了。
所以在对上朔间零平静的目光的时候,他才会觉得自己像是《国王的新衣》里的那个国王一样,整个人都被他窥测得一干二净。
他看出来了他的想法,看出来了他的尴尬,也看出来了他的自厌。
“薰君,我刚才和阿多尼斯君说的那些话,对你同样适用哦。”
朔间零只是平淡地说出了这句话,他甚至没有半点笑意,羽风薰却莫名地安心。
——可以将自己心里的话讲出来的安心。

“朔间,我有没有说过你很讨人厌。”
“哦呀,原来薰君是这么看待吾辈的吗?吾辈可是会很伤心的哦。”
“那还请你哭出来让我看看,我觉得‘朔间零抱头痛哭’的视频一定会在梦之咲大火的。”
“薰君,吾辈有点困了,今晚可是‘S1’,吾辈可是要好好休息的。”
“……朔间,偶尔不要把别人当小孩子看了。”
“嗯?”
“正如你所说,我在逐渐成长,所以,不要再把我当成是小狗和阿多尼斯君那样的小孩子来看待了,偶尔也信任一下身为‘UNDEAD’两枚看板之一的我的业务能力吧。”
“看来薰君真的是下定决心了喏,还真是让老人家没办法呀,既然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稍微提高一些标准也没有关系吧。”
“那可真是大感谢了。作为报答,我就再说一句话吧。”
“今天的薰君对吾辈似乎异常温情喏,是因为距离毕业越来越近所以舍不得吾辈吗?”
“……活该你的弟弟整天用想杀人的眼神来看你,朔间你可真的是不会说话。”
“那可是凛月对吾辈的爱哦!薰君汝对吾辈可爱的小凛月了解不多所以才会说出这种话,吾辈可是不会动摇对小凛月的爱的!”
“啧,我对男人的爱没兴趣,不管你和小狗打情骂俏还是和你的弟弟相爱相杀都和我无关。而且我并没有兴趣想要了解一个对小杏整天动手动脚的家伙——说起来朔间也是这样的家伙,果然你们两兄弟都不是什么好男人!”
“这种话由薰君来讲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

“朔间,如果可以的话去和你的弟弟好好谈一次吧。你们两个之间的问题我身为一个局外人没办法说什么,但是如果是你的话,应该可以解决掉的吧。”
羽风薰举起双手,放弃和朔间零争论不知不觉已经歪掉的话题,软软地甩了一下右手,在离开轻音部的时候,他瞥了一眼坐在棺材上的朔间零。
在透过厚重的深色窗帘的点点阳光的点缀下,黑发的吸血鬼独自一人坐在棺材上,身影孤独而瘦削,像是深夜中的独行者,像在属于他一人的魔域里行走的斗败的魔王。

没时间细化了 就这样吧😷

唉 学趴真的是非常好.......妙不可言...

p2没有加滤镜

爽图 一个意味不明的小短漫
没有文字 全凭意会(靠

是我流FLBR(...)
她们真的特别好...!不考虑来吃我FLBR安利吗!(您

;;後方太太的可愛特里普......實在是太可愛了我無法呼吸了.......神之藍暴三.....感謝我有這麼好的運氣.....;;;;救命...過度興奮我睡不著了...(死
能和喜歡的太太說上話...互道晚安....這真的是太奢侈了...(哭了
;;;;;;;;;;;;;;

果然放假沉迷游戏就无心画画!!

p1 特里普 我爱他(..)
p2 HE 我渴望赫尼尔摆子
p3 吸HE!他太可爱了...高马尾万岁——赫尼尔万岁——!
p4-p5 FL大哥 我爱她(..)
感觉三转后开花更加频繁了
p6-p7 不知道哪里来的表情 特总NB

lof的滤镜真好看 我一张用一个(您

老师!!!!!!!拉布老师!!!!!!!老师您是神仙吧啊她们怎么这么好!!!(流泪

为心中至爱的你献上美好的结局:

@寂然途鸟
一个为了混更不惜把两年前黑历史搬出来的人(……)
总之都是BHYR!
P2是HF开外卖联动的时候的脑洞……
P5太崩了所以截一半(靠)
P23是黑历史混更用(……)
P456是近期(……)

(其实还有更多只是懒得拍了(……))
最后是画一半的小梵梵!(……)

国服开FL大哥的三转啦!!

ca酱也顺利毕业了 大概也只有我在第二分支前夜练第三分支了吧(笑)


我永远喜欢艾丽希斯.jpg